灵感太多写不完星人

甜食爱好者

魔法界夫夫的虐狗生活(7)


地点:破釜酒吧

        侍者:"下午好,两位想来点什么?"

     

        哈利:"两杯咖……"


西弗勒斯:(抖了抖打开的报纸)"一杯热牛奶和……"

      

          哈利:(瞬间哭丧着脸,病怏怏地趴在桌子上)

                  "还要牛奶?!喝的都快吐了!西弗勒斯~"


西弗勒斯(眼睛仍然看着报纸,并翻过一页)

                  "只要两杯温的果汁就可以了,其中一杯麻

                    烦加上保温咒"


         侍者(目光有些尴尬地在两人之间犹疑)

                 "好的,请稍等。"


西弗勒斯(从余光中确定侍者已经走远,把报纸合上

                    上,正色)"你应该知道这不仅仅是为了你

                     好。"


         哈利(下意识用手摸着肚子,目光变得柔和和一

                  点点的无奈 )"我知道。而你也做了牺牲,

                   不是吗?"

西弗勒斯:"一,更正一下,是让步,不是牺牲,不需

                   要这么标榜我。二,你知道就好。"

                    (继续看着桌子上的报纸,间或看一眼哈利)


         哈利(心里偷着笑,然后吻上合拢的食指和中指

                    并把它印上恋人的一侧脸颊)

                

西弗勒斯:(没看他,但耳朵已经红了)

                   "没事不要在室外做出如此幼稚的举动。"

                   (将报纸举起来挡住脸)


魔法界夫夫的虐狗生活(6)

世人只知道双面间谍沉稳冷静,做事稳准狠,

但没有人知道当他看到自己的孩子时眼中的那份无措

    

世人只知道当今傲罗部长即使面对敌人也有的的绅士风度

却鲜少有人知道他面对几乎致双面间谍于死地的食死徒时发射了多少个不可饶恕咒

霍格沃兹的学生们只记得那个"老蝙蝠"皱紧的眉头和那总是发射寒光的双眼

却没有人见到他轻声哼着摇篮曲,哄着摇篮中睡着的孩子时眼中几乎实体化的温柔与安详。

世人只知道前救世主的冷静与自持

但只有罗恩和赫敏知道尖叫棚屋的另一滴泪水和每晚失控与崩溃的哭泣

一个背负着曾经的罪恶,一个扛下了本不应属于他的重任

神秘人的碎片带走了一切,又开始了一切。

世人只知道西弗勒斯·斯内普与哈利·波特势不两立,

却不知道他们心心相惜。

魔法界夫夫的虐狗生活(5)


         哈利:"西弗勒斯,看,怎么样?"


西弗勒斯:(瞥了一眼)"不怎么样,你又不是姑娘家,

                   假指甲不适合你。"


         哈利:"不是,我是让你看上面的字!"(把手伸过去


西弗勒斯:(凑近)"斯—莱—特—林,斯莱特林?"

      

         哈利:"对,好像是麻瓜做的斯莱特林学院的周边"

     

西弗勒斯:(瞥了一眼旁边柜子里的一片绿色)"我以为

                  你还记得你是个格兰芬多。


         哈利:(翻了个白眼)"我当然没忘。只是伴侣之间

                   应该试着喜欢对方喜欢的东西,不是吗?

                   况且,斯莱特林的配色确实很好看。"


西弗勒斯(看着哈利整理斯莱特林周边的柜子

                   似乎想到了什么)


————————————第三天————————————


        麦格:(吃饭的时候偶然瞟到了什么)"西弗勒斯,

                  你领子上的装饰物好眼熟。我可以看看吗"


西弗勒斯(转了转身以让米勒娃看得清楚些)

    

         麦格:"这不是金色飞贼吗?难道,西弗勒斯,你

                    也喜欢上魁地奇了?"


西弗勒斯:(重新转过身去)"我对那种不需要脑子的无聊

                   行为没有任何好感。"


        麦格"(指了指徽章)"那这个是?"

                 

西弗勒斯:"只不过是一个脑子进水的小屁孩的一套

                   无聊的理论罢了。"(继续吃饭,仿佛什么事

                   都没有发生)


这个月以来的想法(斯哈)

         这就是我还没有更新的原因😉


1.哈斯 《Candy man》(车)

        科学研究表明,性爱中恋人的皮肤会产生微甜的化学物质


2.斯哈/哈斯《Demons》(长篇)

        如果所谓的“魔法界”只不过是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臆想……

         精神病患者哈×精神科医师斯

    结尾:斯内普伸出一只手,被哈利狠狠

             攥住。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一阵不属于他的体温从掌心处传来

                

                 “走,我带你回魔法界。”

                  第二天,清洁人员继续无聊地

                  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医生走马

                  观花地去“巡逻”。

                  事实上,一个精神病患者的死

                  亡并不能影响什么。


3. 斯哈《Paparazzi》(甜)

         天王巨星与狗仔队队长不能说的二三

         事。

          又名《说好的跟踪桥段怎么就变

           成……》

   

4.斯哈/哈斯《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

                        (甜)

         书信体,也可以是微信体。

         侧重于哈利的情感表达。

    设计好的部分内容:

          哈利:“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西弗勒斯。但感谢梅林,当时你还在。但现在你离开了,就请允许我追随您而去,my almost lover.”

             西弗勒斯:“首先请让我们确定一件事:你不是哪只成精的金鱼:你亲眼见证了我的复活。其次如果你的脑子没有被无聊的魁地奇塞满的话你应该还记得过几天就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另外,如果你的嘴巴和脑子还存在的话请把门上的留言给我读到会默写为止——我只是出了趟差!如果你有这么想我的话,有本事在床上表达出来。”

     

5.斯哈《斯莱特林超模殿下》(甜,性转)

           只不过是发生在情人节的二三事

性感教授,在线损人(除非你是哈利波特)


6.斯哈《24小时的爱情》

    夭寿啦,魔药天才被下药啦!!!

     24小时可以是一天,也可以是每天。


7.斯哈《无题》(只是一个梦)(甜)

     设定是教授复活,但除了记忆,其他的全部回到孩童状态。

   既然我们无缘,就让我的孩子护你一世周全


8.……(我的脑子还没结束)


部分内容已经在码了😊








来来来,领梗了啊。


(斯哈)舐血

          

            刀糖注意

…………………………………………………………………………

        黑曜石的眼睛蓦地睁开。西弗勒斯敏锐地感知到了一丝不寻常的魔力波动:仿佛热锅里的沸水一般即将爆发,却因为锅盖而被压制在那个极点内。

        凭借着多年间谍生涯所积累的经验,他悄无声息地移到了魔力波动的源头处——那里什么都没有!是他出错了吗?

        魔杖顺着袖子滑进手中,斯内普将杖尖戳进空气,  轻轻一挑,真正的源头就这么暴露在黑暗中。

        "意料中的情景"看着眼前的人团子,斯内普无奈地想到 。他轻轻地抚摸着哈利那堪比鸟巢的乱发,耳边又响起某个麻瓜医生说的话。

        "抑郁,躁狂症,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分裂性情感障碍……像他这样的病例,换做是承受力弱一点的,早就疯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定了定神,哈利袖口上的纽扣仿佛接到了命令一般自动松开,白皙的小臂上触目惊心地覆盖着纵横交错的裂口,猩红色的血液如同恶魔的手指一般从这些裂口中探出。

        不露痕迹地叹了一口气,西弗勒斯小心翼翼地抱起轻得不像样子的恋人。许是从绝望的冰冷中探到了那熟悉的温暖,还未真正步入成年的男孩如同婴儿般下意识地向男人的胸膛处挪去。

        男人的眼神暗了暗,但终究没有表达什么。

        脊背接触到床的一瞬间哈利就醒了,但他还是有些迷茫地看着他的恋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抬手,正好被男人伸过去的,更加宽大的手掌所包住。

        一滴泪缓缓地顺着男孩的脸庞滑下,在落下的那一瞬间被男人接在了手心里。

        "不是我干的。"哈利紧紧盯着男人的一举一动,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在自己眼前消失。眼中的祈求打碎了流畅的声线,如同小兽受伤时的呜咽从咽喉深处细碎地传出。处变不惊的"救世主"假象被无情撕毁,现在的哈利·波特才是真正的,经历过这么多次绝望的哈利·波特。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递给了他一瓶药水。

        "不是我干的。"乖顺地喝下无梦药水,男孩仍旧喃喃着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似是辩解,又像是想要确认什么。翠绿色的眼睛逐渐涣散,装着绿宝石的盒子缓缓地合上。

        "是伏地魔干的,不是你干的,和你无关。"第无数次重复着同一句话,西弗勒斯明白这句话对于这个即将破碎的娃娃的意义,也明白这个枯燥的工作要一直持续到两人入土。

        但那又怎样呢?西弗勒斯将哈利拉进怀中,在他的额头处送上了一个吻。之后便抱着他一起进入无梦的夜晚。

         只要他爱着他,就够了。








































希望每个小天使都能遇见属于你们的"西弗勒斯"

魔法界夫夫的虐狗生活(4)

设定:哈利在斯内普被迫杀死邓布利多之前设了一个能吞噬所有恶咒的结界。并把计划告诉了西弗勒斯。

     

        "我亲爱的西弗勒斯,有什么事吗?"

         站在自己曾经"杀死"自己敬爱的校长的现场,西弗勒斯心中五味杂陈,更何况被害人就这么站在他的面前并微笑着。

        不知怎的,他突然想拔腿就走,但双腿仿佛被灌了铅般动弹不得。

        "校长,我……我想请假。"

        "为什么呢,西弗勒斯?"出口的是问句。但直视着他的眼睛,斯内普明白邓布利多知道缘由——只是因为一些搞怪的心里作祟才让自己亲口说出来罢了。

       "一些私事。"

        "可我记得还没到你作为霍格沃兹代表到布斯巴顿学校交流的日子啊?魔药沟通论坛也才刚过去,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黄金男孩。"打死他他也不愿意说出那个名字。

       "那个七月底的男孩?隆巴顿先生和波特先生都算啊。"蓝眼睛里狡黠的笑意又深了一分。邓布利多看着男人脸上逐渐清晰的红云,仿佛又见到了曾经的那个拘谨单纯的,普林斯家的男孩。

        "是哈利吗?"

        "……显而易见。他最近生了一场大病,需要回家静养,所以我想问一问我能不能请假回家?"终于找到适当说辞的西弗勒斯几乎可以说是慌不择路地把自己想到的全部倒了出来——梅林在上,那可怕的寂静中午结束了!

      "好吧,但一天不够呢。听哈利说你们去年的结婚纪念日没过成,他又想出去旅游。那就一个星期吧。"

     "!"这个兔崽子,咋什么都说!

     "那魔药课怎么办?"

     "我想学生们会欢迎一个不用考试的星期的。"

     阳光直直地打在满头银发的老校长身上,西弗勒斯从来不相信神,但今天他有一种错觉,眼前的老校长似乎就是那个济世的梅林。

     他轻轻颔首,便如一阵黑烟一般离开了天台。

     邓布利多望着操场上一个喧闹一个静默的身影,微笑中带上了一抹释然与祝福。

    能够得到的爱情真好啊,是吧,盖特勒?

       

魔法界夫夫的虐狗生活(3)


哈利(看到海报时身形一僵):"阿不思,你在干          

          什么?"


阿不思:"我在贴偶像的海报,爸爸。"


哈利:"他?"


阿不思:"对啊。魔药天才,战争英雄,魔法

              界最杰出的双面间谍……他的称号数

              都数不过来。我们这个年纪的学生

               几乎都是他的粉丝!尤其是斯莱

              特林的学生,在知道他是他们的前首

               席以后天天都去炫耀呢!"


哈利:"包括斯莱特林?"


阿不思:"包括斯莱特林!"


哈利(无奈):"阿不思,我想……"


(楼下钥匙开门声。)


哈利:"好了,你的偶像出差回来了,你要是

           想去抱他的话,就去吧。不要因为

           某人经常出差就忘了西弗勒斯·斯内普

           是你的父亲……"


阿不思(尖叫着冲下楼)


等我一下,带个耳塞,然后深呼吸……
好了,可以尖叫了
😆😆😆😋

魔法界夫夫的虐狗生活(2)

        【不知道什么时候,霍格沃兹也流行起养宠物来。几乎每个巫师身边都会多出一只可能不属于魔法动物的……动物

        某小蛇:"斯……斯内普教授,你……您喜欢宠物吗?"
        西弗勒斯:"你是说那个只知道吃和睡,除了卖萌就没有其他技能,每天像个大爷样往哪一躺等你伺候他吃饭洗澡,本身还不带有任何药用价值的物种?实在抱歉,我没兴趣。"
         某小蛇:"可教授你的口袋……"
         西弗勒斯:"一忘皆空。"
        
          某小狮子(暗恋):"波特教授,你喜欢宠物吗?我可以送你一只。"
          哈利:"我吗?我喜欢……"
         
     【一阵很明显的嘶嘶声打断了嘴边的话。独属于冷血动物的体温在脆弱的脖颈处游曳。】
        
         某小狮子:"啊!蛇!"
         哈利:"别怕,他没有恶意的。(转向蛇佬腔)别激动,稳住。"
         某小狮子:"呼……所以,波特教授,你喜欢什么宠物呢?我想我能给你弄到一只。"
         哈利:"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喜欢能够与我聊天的宠物。"
        某小狮子:"……打扰了。"

        【地窖】
        
           西弗勒斯:"这不是你的真心话吧,在我(算是)提示你言多必失之后?"
         哈利:"那也不知道哪个人说我只知道吃和睡,除了卖萌没别的能力,每天像个大爷一样躺在那。还有你有必要突出"药用价值"这四个字吗?"
         西弗勒斯:"希望你还记得你的阿尼马格斯是一只豹子,而不是那些奶声奶气的幼崽。"
         哈利:"那也请你记着我的身边永远需要一个冷静强大的冷血动物做我的依靠。"
        西弗勒斯:"……"
        哈利:"……我很抱歉。我有点失控了。"
        西弗勒斯(抱着,亲了一下额头):"我也是……今天有点累了,早点休息。"
        哈利:"嗯。(抬起头,亲到唇上)一起睡吧,你在的话我还能安心点。"
        西弗勒斯:"嗯。还需要牵着手睡觉吗,幼崽宝宝?"
        哈利:"当然了,蛇先生。"
        永远都需要……

记梗:一个春梦
         背斯莱特林守则的一个脑洞
         就是哈利和西弗勒斯在那个o(*////▽////*)q的时候,哈利每背一句特定的蛇院守则,就狠狠地顶一下。像是"随时保持优雅"啊,"蛇王,神圣不可侵犯"啊什么的。
        就是想看西弗勒斯努力维持冷静优雅又被迫陷进情欲之中的样子。
       给各位大佬递纸笔(*ˇω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