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斯哈)on my own
         终于有灵感了,憋死我了
         马上又要去南京复诊,有点烦
         不想补那两个大坑了哈(也许还会补)
         极度OOC
         求评论,拜托了
——————————————————————————————
          "所以……我们的救世主大人终于觉得无聊了吗?"
          宽阔的房间内,曾经(可以说)亲密无间的两个人站在了对立的位置。较年长的男子抱臂看着对面的人,一向空洞的眼睛里少见地燃起了怒火。
        被称为救世主的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西弗勒斯,我不想重复第n遍。我们两个之间……不再像原来那样了。"
        猛地,一声炸雷狠狠地劈开了黑夜,也生生劈断了西弗勒斯的希望。
       "哈,很好很好。"狠狠地勾起讽刺的嘴角,西弗勒斯突然发现自己如此不堪——竟然还会希望这个真正的冷血动物能够回心转意,他甚至想为波特的冷漠鼓掌,事实上他真的这么做了。"所以离婚后的问题……"
        "你想要什么都给你,我只要拿剩余的东西就好了。"还未等西弗勒斯说完,哈利像是看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般,十分快地回答之后,又重回沉默。
        因为前伴侣如此果决而微微愣了一下,"看来果真是另寻他人了。那我还在这干什么呢?"西弗勒斯有点苦涩地想。他环顾四周,房间里的任何一处不勾起他的回忆。而没有人想陷入回忆的泥潭。
        "实在抱歉,作为高贵的蛇类,我不喜欢蠢狮子的乱窝,所以……就此别过!"房门被狠狠地甩开,标志着两人间最后一丝温存的消逝。
        哈利仍旧木然地站在原位,似乎伴侣的冷酷并没有影响到他——如果无视掉他眼角的水痕的话。
        "Adieu."一声叹息般的回复消逝在暴雨中。
…………………………………………………………………………
        "赫敏,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同意哈利这么做!你还是我认识的赫敏吗?"
        "罗恩,我也是没有办法!难道你忘了……?"
        "格兰杰小姐,韦斯莱先生。在医疗翼大声喧哗,格兰芬多扣……"下意识的口头禅被生生掐断——当他突然发现眼前的两个"学生"早已成年,他已无权管束他们时。
         自己已经老了,不是吗?西弗勒斯自嘲地想着。老到抓不住学生的翅膀了,老到再无管理的能力了,老到……被他人抛弃。即使他不想承认这些既定事实,现实也给了他一巴掌让他清醒地感知到这一点。
        他感到烦闷,他想远离这个让他感到苍老的两人。于是他转身,准备迈出第一步。但被身后的赫敏抓住了手腕。
        "实在抱歉,教授。"希望您能接受我们的歉意。"一个小盒子随着赫敏意有所指的话被度到了他的手心。
……………………………………………………………………………
        我们忙碌的蛇王大人现在正和盒子里的东西大眼瞪小眼。
        猜的没错,赫敏给他的那个盒子里的确是人的眼珠子,但对斯内普来说却是最特别的——是绿色的眼睛。
        也许你会说:"全天下人中绿眼睛的数不胜数,这又有什么特别的呢?"但斯内普可以打包票:这双眼珠子是属于那个愚蠢的格兰芬多狮子的。他不知道和这双眼睛的目光相遇多少次,他一定不会认错!
        可现在的问题是,这双眼睛不应该安安稳稳地在那头该死的狮子那里吗?为什么跑了出来?是他的主人出了问题吗?那到底是多大的伤才会让他挖出自己的眼睛?亦或是别人……
        一向以冷静著称的蛇王大人第一次品尝到慌乱的味道。他知道作为救世主,哈利本身就是事故吸引机,但他无法想象在这个该死的救世主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回想起两人还在一起的时候只有两人一起出去,才能保证安全。难道……当初波特提出离婚是为了悲剧不波及他?那为什么当初不告诉他?
        越想越不对味,但自己又心有余而力不足。无奈之下,斯内普不得不承认自己需要帮助,比如来自赫敏的……
        "教授,我想您需要亲自来一趟。"还没等他想好与赫敏见面时的措辞,被"呼唤"着就出现在壁炉里。
……………………………………………………………………………
        "真的需要穿这件衣服吗?"我们亲爱的教授黑着脸,一副绝望的样子瞪着眼前的三个人。
        这也不能怪他,如果有人逼你穿一件消毒水味浓重的衣服,不穿就得被骂。任谁都会绝望的。
        "好了,西弗勒斯。"庞弗雷女士叉着腰,如同护崽的母鸡般挡在罗恩和赫敏的前面,一脸"你的问题你来解决"的样子,"这是唯一一件能够遮挡你身上草药味道的衣服了,别这么挑三拣四的。"
        "……光是除去声音和气味,那个小鬼仍然可以通过说的话知道看他的是我。"一边穿上仿佛被扔进84池子里几个月后再拿出来的白大褂,一边嘴还不闲着,继续对即将实施的计划泼冷水,"这个计划根本上就有问题……"
        "哈利自己找的护士说话风格和您一样。所以……不用担心。"赫敏整理衣服时不经意间抛出的一句话却让心如死水的蛇王大人心里有了涟漪。
        风格一样……吗?
        "好了,西弗勒斯,进去吧,去看看他。"  庞弗雷夫人叹了口气,用一种很沉重的语气开了口。
        看着屋内那个单薄的背影,斯内普莫名地感到紧张……
……………………………………………………………………………
        "啊,你回来了。"
        "实在抱歉,刚才有点事……"看着眼前人眼睛处的绷带,西弗勒斯突然觉得口腔里涩得慌,"你的眼睛怎么了?"
         "我说过啊,它们被我挖出来了。"哈利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却诉说着血淋淋的事实。
         "你……你自己挖的?为什么?"斯内普霍然站了起来。他无法想象一个人到底得有多大的毅力和承受能力才能忍着剧痛亲手挖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除非那个人是个疯子,"你脑子……"
         "你知道魂器吧。"
         "不……不知道。"听到这个词,西弗勒斯慢慢地瘫在沙发上。(即使在外人看起来他只是靠坐在沙发上而已)他知道自己说了谎——他太熟悉这个词了,熟悉到仅仅只用这个词,他便能还原事情的经过,但他不相信,或者说,不敢相信事情的真相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那我就简单解释一下。"那个曾经被奉为救世主的男人苦涩地笑了笑,"鉴于我的经历如此地有名,我就不赘述了。简而言之,伏地魔没有杀了我,但由于咒语的反弹,造成了他的魂魄被打散,其中一部分与我的灵魂融合在了一起。"
        "所以,我算是他最后的一个魂器。而他可以通过我的眼睛看到魔法界,也可以通过控制我的思想卷土重来。而只要他看不见魔法界的现状,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就算他代替了我,他还是没法继续为非作歹。"
        话音落地的一瞬间,斯内普觉得自己的力气被抽干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嘴边含笑的人。到底是有多大的承受力,才能让眼前的这个人经历过极度痛苦之后还能微笑?
         他突然想起两人即将分离时的一些当初没有注意的小细节。仿若永别前的凝视、家里莫名出现的遮瑕霜、经常闭上眼睛的哈利……
        "你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斯内普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他突然觉得不公平,为什么偏偏是他——哈利·波特——是救世主?为什么非要逼着他贡献出自己的所有?为什么非要逼着他承担整个魔法界的重担?为什么他遇到难关从不向自己求助?为什么他要默默接下所有的痛苦?为什么……自己在他有难的时候却不得不袖手旁观?为什么自己永远无法保护自己的所爱之人?
        哈利点了点头。
        "你!"有那么一瞬间,西弗勒斯想收回那该死的教养,狠狠地骂波特一顿,但他不得不忍下去(不能被他发现,不是吗?)于是他只好咬着牙,将头扭向另一边。
         微风轻柔地托起柔软的纱帘,从窗外将青草的清新度进了房间。
        "你还……怎么了?"平复了心情后,斯内普将头转向沉默的哈利,正准备再开一个话题,却惊悚地发现哈利眼睛上的绷带洇出了两个血色的椭圆。
        "哈?"被斯内普这么一问,哈利下意识地摸向眼睛的位置,正好碰到了那两团"红团","啊,那没什么。我情绪哪怕有一点波动,血就会出来。你可以把它看成……我的眼泪,这样就不用害怕了。"
        "需要我叫庞弗雷夫人吗?"
        "那就再好不过了。"哈利向他报以微笑。这也给了斯内普离开的机会。
        "啊,对了。"斯内普闻声停下了脚步,眼睛记录下了可能是迄今为止,最美的场景。
        "我是想说,和你聊天很开心,谢谢。"沙发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向了他,一身病号服,消瘦了很多的前救世主对着他的方向,又一次绽放微笑。纱帘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脸庞,恰好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一切都梦幻得不像样。
        西弗勒斯突然觉得,所谓的天使也不过如此吧。
……………………………………………………………………………
        "斯内普教授,哈利怎么样?"还没等斯内普关上房门,赫敏、庞弗雷夫人(当然还有罗恩)一下子都围在他的周围,当然,罗恩还是躲在庞弗雷夫人的身后。
        "一切正常。"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但有一点……"
       "你说,西弗勒斯。"
       "庞弗雷夫人,明天我将给波特先生办理出院手续。"
……………………………………………………………………………
        有那么一段时间,魔法界的八卦舆论被两个劲爆消息牢牢地套住:
        魔法界前救世主宣布退隐
        魔法界魔药天才宣布退隐
        而赫敏等人使尽浑身解数想把这两件事的影响压一压时,两位事主却在普林斯家族的某个秘密宅邸里自在逍遥。
        看着眼前小心翼翼探索着未知前路,尝试着移动到他身边的哈利,西弗勒斯突然觉得这样也很好。没有了救世主这个麻烦吸引机,哈利也就没有了不应该他承担的压力,也免了可能的生命危险。而免去了魔药天才等一系列无聊的头衔,他也能省下更多的时间陪伴失而复得的伴侣。只是……
        "我做的怎样,查理?"不知道什么时候挪到身边的哈利仰起头,一脸"求表扬"的样子"看"向西弗勒斯。
        "做得很好。"西弗勒斯笑了笑,本想移向哈利头上的手遗憾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很不幸,这时的西弗勒斯是作为哈利的生活辅助伴他左右的,而不是伴侣。更伤人心的是,他在哈利面前叫"查理",而不是"斯内普"——他为了不吓到哈利,不得不伪造身份。
        但这些无奈与能够夺回对自己一心一意的伴侣来说,又有什么呢?
        曾经你一个人承受着不该有的压力,独步天下。而现在,请等等,我会陪你一起负重,一起走向未来。




































彩蛋:
        "下午有什么计划吗,哈利?"午饭时间例行的谈话,西弗勒斯也和之前一样继续用这句话开头。
        "我想先生现在应该去霍格沃兹继续教书了。或者……继续钻研自己喜欢的魔药了吧。我说的对不对啊,教授?"哈利促狭地笑了笑。
       "……你什么时候发现是我的?"
       "秘密。"吐了吐舌,哈利无视了斯内普,自顾自地继续解决盘里的食物。
        如果我连是你都不能发现,又有什么能印证我对你过量的爱呢?

魔道高中+简介
          普通高中AU
          角色仍然持有"武器"
          文章可能涉及的cp我都会在题目中标出
……………………………………………………………………………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不好意思串戏了。
        在远离人间的世界里,有一个闻名遐迩的重点高中——魔道高中。传闻里面的人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不仅个个都武艺高强,一个打十个的那种,而且从里面任意拽出一个人放进人间的大学,更是博士以上级别的。
        事实上,这群高中里的人确实是"武艺"高强。就拿上一任校长兼花式怼人狂魏无羡来说吧。有人曾吐槽他"下笔如有神"。不是说他的文章写得多么好,而是说读他的文章就像是和一个神仙吵架一般,根本没有机会反驳,只有跪着听他骂你的份。
        但很奇怪的是,在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晚上,这个独孤求败的校长在留下一张纸条后就此失踪了。
       自此之后,整个校园里掀起了一阵争夺校长之位的腥风血雨。原本团结一致的教师团队被分为三个部分。一个是以晓星尘为代表的中立派,一个是以聂某人为代表的"一问三不知"派,另一个……就不用我说了吧。
        也不知闹了多少年,这群人终于认怂(划掉)停战了。学校的管理模式逐渐过渡成了四足鼎立。满城风雨也逐渐平复。
        学校背景介绍到这里,让我们将目光聚焦到学校布局里。平常来说每个学校一般都只有两个实验班。但魔道高中却总是不走寻常路。一共有四个实验班,其中一个是超级实验班,也就是寻常所说的火箭班。
        作为这个学校的八卦记者,我将带领大家深入学生们的"课余生活"。去探究他们的内心世界。
         请大家跟我来……

【主教扎/扎主教】  暗恋?
     故事接剧中Der  Einfache  Weg之后
     文中主教和莫扎与历史无关
     第一次写《莫扎特》音乐剧同人,献丑了
     OOC见谅
    
     ————————————————————
      决绝的步伐被一声细如蚊蝇的呻吟声拉住了。科洛雷多下意识地向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却看到了自己很想,又最不愿意看到的场景之一。
      他的音乐家,他那过度活泼的夜莺,正无力地趴在钢琴上喘息着,无杂质的白衣在纯黑的钢琴上小幅度的摩擦。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只摊开翅膀的白天鹅。如此美的景色,科洛雷多承认,只会不经意间在他的梦中出现。但现在,他并没有任何欣赏美景的心情。他心里想的,只有夜莺的安危。
       多亏了经常锻炼的好习惯,科洛雷多才能把他扛起来,平放到贵妇椅上。(他对于过轻的莫扎特感到生气,却无法做任何有益的改变)然后快步走向门口,对着在门外静候的阿尔科伯爵一顿安排,目送阿尔科离开的科洛雷多终于感到一阵疲惫——他刚和莫扎特大吵了一架,然后又为了他忙前忙后,真的是……
        可当看到他的小音乐家安稳的睡颜时,科洛雷多"不管他让他自生自灭"的念头"嘭"地一声就消失不见了。
        揉了揉他软软的金发,科洛雷多无奈地发现自己又一次创下了"一年中叹气次数最多"的记录。可谁又会在意这个呢?只要他的沃尔夫刚能够生龙活虎,他不介意多叹几次。
       "怎么总是倔得像头驴呢?"摩挲着小音乐家纤细的手指,科洛雷多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地对着赌气不睁眼的小音乐家,"这件事不是不可以,但总是觉得你好像这一走就会彻底不回来了。"
         是的,科洛雷多不怕承认:他确实有那种该死的独占欲,他不愿意让自己的暗恋离开他控制的区域。(用莫扎特的话就是"这样就能更好地压榨劳工。")沃尔夫刚远走高飞一去不回的想法盘旋在他的脑子里令他害怕,但他又不是不知道远走高飞又代表了什么:机遇,更高一级的水准,磨炼……如果是为了让他的夜莺收到锻炼,谱曲的水平再上一个台阶(当然我们都知道莫扎特的水平有那——么高),科洛雷多觉得他可能会采纳这个建议。
          看着沃尔夫刚安静得如同婴儿一般的睡颜,科洛雷多只当他吵架吵累了想多休息一会,并没有注意到不对劲——没有任何人会休息这么久还没有恢复。
         所以门外的阿尔科伯爵无奈地接收到一个命令——我们的主教大人又一次决定不接见任何人。
        "嘿,看这里!"耳边若有若无的声音将科洛雷多拽出了自己的思绪。可当他环视四周,却并没有见到一个人影。
       "难道是自己缺乏睡眠导致的幻听?"科洛雷多有些奇怪,但继而甩了甩头,试图将这个"不存在"的声音从脑子里甩出去。
       猛地,科洛雷多感觉到手上的异物感。不经意地往手上一瞥,却看到一个小小的,和旁边那个睡着的小天才几乎一模一样的,戴着翅膀的小人。
        他有些讶异,赶忙用两个指头将还在揉头的小人(我们暂且叫他小沃尔夫刚)提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在贵妇椅旁边的柜子上和他大眼瞪小眼。
        "我不是都说话了吗?"被迫摔了一跤的小沃尔夫刚非常气愤,"又离你这么近,你不可能不知道我在哪。你是不是听不懂话啊,科洛雷多你个蠢驴!"
        科洛雷多失笑:这两个人精不仅长得像,性格也一模一样。
        "所以,你打扰我,就是为了让我听你骂我?"好整以暇地看着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小沃尔夫刚,科洛雷多突然有一种迷之骄傲,好像这时说不出话的是莫扎特本人。想着想着,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起来。
       "你……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像是一个想掩盖自己偷糖的孩童一般,小沃尔夫刚支支吾吾地回答道。真是的,刚才羞死了。这个蠢驴干嘛突然笑起来啊!
       "那你有何贵干?"
       "啊,是这样。你应该知道莫扎特是音乐天使吧?"
        "哈?"科洛雷多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本以为"音乐天使"只不过是外面那些人给他的外号而已,结果他喵的还真有这个东西!
       "是的。而且既然是音乐天使,莫扎特也是有在凡间的保质期的。"眼前的小人突然严肃起来,双手背后,如同一个大学的教授一般正教授眼前的"学生"一些远超他所知道的事物,"每一个音乐天使都会有翅膀。但当他们长出翅膀,那么他们在凡间的保质期就成了倒计时。而且……"
         "而且什么?"科洛雷多有些着急。他急于知道关于莫扎特的一切,他急于知道莫扎特突然晕倒的真正原因。
       "啊哦,他要醒来了,下次再见。"伴随着一点星光,那个刚刚还滔滔不绝的小人突然就不见了。科洛雷多转头,正好看到缓缓睁开双眼的小天才。
        "你醒了。"科洛雷多小心翼翼地收起话语中的关怀,尽他所能地表现出身为主教的威严。既然他与音乐天使没有结局,那么,就让他将这份爱情埋入心底吧,"没事的话就回家吧,我准许了。"
         "唔。"揉了揉眼睛,莫扎特一脸无辜地坐起。然后就是自然地起身,自然地离开,在经过科洛雷多时自然地
         给了他一个唇对唇的,蜻蜓点水般的吻。

假期flag之法扎
小学生文笔,不要脸地求评论

准备干票大的
           摇滚莫扎特两篇文章——全是萨莫,其中一个正在
写,另一个是肉,写的不好。
           德扎的那篇还有下文
           jcs的话是一个人给我的梗,准备时间可能会很长
           超蝙的话正在想是he还是be(二者都想好结局了)
           斯哈的话有望再出一坑(你!)也许继续写
           等我的好消息吧
                  

第一次炖肉可能有点柴,就请大家担待点喽。

                         紧       急        通        知
           韦恩集团总裁喜得一子,现向全哥谭居民有奖征集孩子姓名。被采纳者将获得50万美元现金的奖励。有意向者请咨询大都会的克拉克·肯特。
           电话:2332332233

【超蝙/枭终】abo世界观之被未婚夫强♂奸了怎么办?(六)
          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夜枭是终极人的如意郎君(?)。然后,大家都知道终极人喜欢的小零食是绿氪石吧。所以……
         这就是我们的克拉克·aka超人·肯特先生被我们尊敬的(超级弟控)夜枭先生掐着脖子甩来甩去(可以脑补一下洛基被绿巨人往地上砸的情形)的中间条件。至于原因?夜枭先生表示:(为了弟弟)不需要原因。
         至于为什么我们的布鲁斯·aka蝙蝠侠·韦恩不去阻拦?他想阻拦也力不从心啊。这么强大的保护欲,就连蝙蝠侠也无法与之比较。
         "可以了,夜枭。"在第n次的劝说无果后,布鲁斯不得不双手撑起身子,对着进入残暴模式的(不知打哪来的)哥哥进行第n+1次的劝说,"停手吧。"
         掐着超人脖子停下不动的夜枭并没有决定后退一步。
         "……哥哥,可以了,他已经知道错了。"实在无奈,蝙蝠侠只好拿出自己的(压根不知道这是杀手锏的)杀手锏——撒娇的语气,加上无奈的眼神(蝙蝠侠表示他讨厌这个),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哼!"夜枭不愧为超级弟控。自家弟弟撒娇的话刚落地,她便狠狠地把全身是伤的大超甩到了地上。然后再次拉起他,朝他大吼:"记着,小子。我们韦恩家族可不是好惹的!你要是敢再伤害我弟……"
        "行了行了,到此为止。"一只熟悉的手拍了拍暴怒中的夜枭,及时地终止了一场暴行。
         "你来干什么?"不爽地皱眉,夜枭似乎对自己伴侣的到来感到有点……不耐烦?
         "我觉得你应该对"我的零食在你手上,你还想用他们不♂可♂描♂述"这件事给我一个解释。"终极人抱臂,用一种极其不终极人的语气调侃道。
         "是这个该死的先出手的。如果不是……"
         "劳驾,请你们安静点,病人需要休息。虽然我不觉得你们还记得这里是医院。"挥了挥魔杖将如胶似漆的两人分开,我们的蛇王大人气场全开,熟悉的毒舌不留情面地抛了出去。
         于是现在,这个小小的病房内,三个强大的Alpha(夜枭,终极人,蛇王大人)及若干个小一点的Alpha(大超是因为被打的快没气了)正毫不留情地散发着自己的信息素,甚至影响到了作为Beta的管家侠。
         我们可怜的蝙蝠甜心只能一边压抑自己作为Omega的天性,一面硬撑着保持清醒以控制如此混乱的局面。
         "行了!有事出门打去!别窝在这里!没看到布鲁斯快不行了吗!"事情的结束还是得留给alpha与Omega同体的神奇女侠:一声地动山摇的怒吼,就足以让那几个alpha夹着尾巴乖乖挨训。
        















作者:在OOC的边缘试探(写的巨难看……)